天才一秒记住【白鹤看书】地址:baiheks.com

草木浅深白,丘塍高下平,雪还在下,长安城望去白皑皑一片。

马车缓缓驶过,车轮在雪地上发出咔吱咔吱的声响,所经之处留下深深的辙印,露出青黑石板的本色。

穿着厚褙子的稚童在街上打闹,聚到墙角堆起个雪人娃娃,取下头上的兔毛毡笠,冷得打了个喷嚏,晃了晃脑袋,笑嘻嘻给雪人戴上。

国舅府。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小火炉在旁,楚照槿很暖和,坐在席上,小口抿着那杯新酿出的米酒。

曹老太太的方子很起作用,楚照槿的身子很快大好,小日子也过去了,前几日韦家送过来的好几封帖子,她今日赴约。

看着一桌子的人,玲琅菜色摆在面前,她心里不轻松,胃口也不大好。

她打杀了韦家送来的下人,驳了人家的面子,韦家不可能不在她面前张牙舞爪一回,更何况按礼数,韦家是她婆母的娘家,成婚数日,她是该来拜访,推脱不掉。

“看来我们韦家的菜色是不合侯夫人胃口了,菜都上齐了,也没见侯夫人动几筷子。”韦家三房的夫人开口。

楚照槿拨了拨碗里的菜,放下筷子。

这顿饭果真吃不安生,干脆不吃了,当心火气上来积食,坏了她的脾胃。

“国舅府的菜色堪比皇宫大内,照槿怎敢不赏味,奈何前些日子染上风寒,实在没有胃口。”

韦三夫人哼一声,身子拧到楚照槿那边,圆脸上的肉也跟着颤了颤:“侯夫人表面上说得好听,看不上我们韦家送过去的人,还能看上我们韦家的菜。”

帖子刚送过去,楚氏第一回推拒的时候,韦三夫人就满腹火气。

韦大夫人拉着她说体己话,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说皇后娘娘的赏梅宴上,楚氏欺辱婆母,怨怼姑嫂,咒骂了董宁珈还不够,竟欺负到了韦兴珠头上去,字里行间都是在污蔑老太太的意思。

韦老国丈前些年去了,他们才没傻到要分家,安安生生跟在大房屁股后头,好言好语地伺候着小孟氏,巴结好宫里的皇后娘娘,搬进国舅府里,享着天潢贵胄的富丽堂皇。

楚氏进了侯府的门,不是他们托大,楚氏也算是他们半个韦家的媳妇。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新妇,连大房都敢欺负,岂不是根本不把他们二三四房放在眼里!

韦三夫人憋了几天的火气,饭都吃不了多少,每日在铜镜前落泪,她的脸都瘦成了锥子,这样下去,能是长久之相?

话说完了,火气吐出来了,楚照槿没答话,韦三夫人心里舒坦,拿起筷子,塞了两块兜猪肉进嘴里。

小孟氏接过话:“我们韦家是关心侯夫人和与行才送去了的人,你把我们送去的奴仆给人牙子卖了,送了些罪证回来,是什么意思。韦妈妈是我房里的老人了,犯了什么差错,让你挑唆与行,把她打得只剩下一口气,不遮不盖走了几条街,放在我国舅府门前,不留一丝情面。”

小孟氏厉声而与,低头,觉得吓着了怀里三岁的韦九郎,拍了拍他的背,给韦九郎喂了口乳粥哄着。

楚照槿福了福身:“照槿绝无半分对各位长辈的不敬之意,这些下人,不知道是被谁收买,偷鸡摸狗,把侯府的消息往外送,侯爷何等身份,大鄞军营要务都在府里,照槿胆子小,怕出差错,这才把人都遣走了。把他们的罪证呈到各位长辈面前,是出自照槿的一片孝心,想在座的各位长辈小心提防,莫要遭人哄骗。天子脚下,皇城内外,国舅府里,有些差错,出不得。”

韦三夫人一口炙羊肉噎在喉咙里,满脸涨得通红,仆妇给她拍背,灌了一大碗水下去,再想开口端端架子,张嘴,韦大夫人睨她一眼。

韦三夫人讪讪地,没说话。

楚照槿目不斜视,给小孟氏盛了碗鲊鱼汤,放在她面前,姿态恭敬。

“侯夫人有侯夫人的理,我们这些长辈个个通情达理,不跟你计较这个,我们来说说昙月和书雪。”小孟氏搂了搂韦九郎,拿帕子擦去他脸上的油渍。

楚照槿:“哦,忘记告诉老太太了,书雪改名了,如今叫朵儿。”

小孟氏一推汤碗,怒道:“我们书香门第心腹的姑娘,你给她改名叫朵儿?何等俗气,书雪是当年皇后娘娘亲自赐的名,你改什么。”

楚照槿莞尔,又给韦九郎加了块蜜糕,摸了摸他胖嘟嘟的小脸:“老太太不知道,她现在人在海上,有个什么小灾小难的,恐怕保不住性命,贱名好养活。”

小孟氏不敢置信,抬起手里的拐杖往地上一敲:“你卖那么远,岂不是我们想赎都赎不回!”

楚照槿故作惊讶,给小孟氏敬了杯酒:“是吗?这的的确确是照槿的不是了。我本想着像昙月一样,给朵儿寻门亲事的,可能是照槿初来长安,认识的人不多,势单力薄,没能结交什么好门第,朵儿看不上我给她寻的亲事。”

“朵儿看着是婢女,却是当府里姑娘养的,心比天高,我想把她拘在深宅大院里也是可惜,不如把她送到海上去,见见世面。”

“照槿也想到老太太这儿了,这才在当日就把朵儿去向的消息传到府里来了,我以为老太太不同意,会去追回来呢,没想到……唉,千错万错,都是照槿思虑不周。”

小孟氏叱道:“你这是在出言顶撞长辈!找再多的托词,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妒妇!你看看同与行一般大的儿郎,谁不在府里养个通房丫鬟,绵延子嗣。”

“与行这些年在朔州吃苦,身边连个婢子伺候都无的,好不容易回京成婚,我们原以为这孩子能过上好日子,谁知娶了你这么个毒妇,这还没收妾室进门呢,你就上鼻子蹬脸,端起大娘子的款儿了,你这是要绝与行的后啊!”

楚照槿也不恼,笑盈盈道:“老太太怎么斥责晚辈都是应该的,不过,照槿今日也有话放在这里。”

“我生来清净惯了,不喜欢后院里有些叽叽喳喳的莺莺燕燕,只要有我这个侯夫人在,与行带不了旁的娘子进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救赎反派夫君失败后》转载请注明来源:白鹤看书baihek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妖妃兮
人设: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全文存稿放心入坑,使用指南简介下)沈映鱼死后才知道,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待他权倾朝野后,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重来一世。她望着家徒四壁,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记起自己的结局。她决定,改邪归正!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日子过得也满意。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却频发意外,似有何处
言情连载26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