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发生的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源于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当时我正坐在电脑前码字,十指把键盘打得劈哩啪啦。

将键盘打得噼哩啪啦的我是个职业作家,专门写一种叫小说的东西。我在纸质的媒体上发表的所有文字,统统地全是小说。不过,这几天我本人也有点匪夷所思,竟然莫名其妙地写起了剧本,而且还是一个戏曲剧本。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正皱着眉头、绞着脑汁,在推敲女主角的一段唱词,突起的电话铃声将我吓得一哆嗦,把思路给打断了。我犹豫了那么一下,拿起放在案头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并且习惯地发出一声“喂。”

话筒里传来一个遥远的、陌生的,类似于早些年热播的一个动画片里唐老鸭的声音:“你是彭先生吗?”

我说:“是,您哪位?”

话筒里的唐老鸭说:“我,我叫北方四爷。”

北方四爷?这算什么鸟名字?我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但是,很快,我皱起的眉头就舒展了开。我忽然想起来,现在已是网络时代,地球人多半都成了网民。网民们除了都有一个传统的名字外,还都有一个网名。我本人其实也有网名,而且还不止一个,什么地精、小腕、臭老横什么的。“北方四爷”四个汉字,是网名无疑。由这个网名,我还忽然想起了另一个网名:南派三叔。眼下,我的电脑桌上正放着这小子主编的一份叫《超好看》的杂志。那是我刚从当当网邮购来的,虽然还没有来得及仔细阅读,只是胡乱翻了翻,可杂志后面征稿启示中许诺的千字千元的稿酬,却让我动了心。我正盘算着写完这个剧本后,根据这家牛皮烘烘的杂志要求,也弄上类似的一篇,挣俩小钱花花呢。

北方四爷与那个南派三叔之间有什么瓜葛,我且不去想,我又开了腔:“您找我有事?”我尽量表示着客气和敬重,用了“您”这么个称呼。

叫北方四爷的家伙却有点出言不逊,说:“没事我千里召召地给你打电话干什么?我有病呀是?”

他说的“千里召召”中的“召召”这两个字,并不是我用五笔输入法打错的,是对方用嘴巴说出来的。看来我今天遇到的北方四爷不但有着唐老鸭似的嗓门儿,还是个底底道道的白字先生。

我没有给他纠正过来,只是私下里笑了笑道:“有事那就请讲。”

他说:“我看了你的一篇小说。”

“哦,是吗?”我一怔说,眼睛本能地亮了亮。

我刚刚说过,我是个职业作家,我发表的所有文字统统的全是小说。在刚刚过去不久的2012年里,我还小有成绩,在全国各地的纯文学刊物上一共发表了五个中篇和好几个短篇。不过,这些作品发表之后,除了收到可怜巴巴的几文稿费外,在读者中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响,也没有哪个知名的刊物给选载,更没有哪个评论家给整出篇评论来吹吹。今儿个忽然有人打电话来,说看了我的一篇小说,听口音还是来自遥远的外地,我就不能不有点小激动,不能不有点小意外,说话的口气也跟着越发客气起来。

我说:“您看的是哪一篇?”

我又用了个“您”字。

北方四爷依旧用唐老鸭似的嗓门说:“《野山野岗》。”

《野山野岗》?我的大脑出现了瞬间的短路。在2012年,我并没有发表一篇叫《野山野岗》的小说。在发表的五个中篇中,有个中篇倒是与这个名字颇类似,叫《野草与野花》。这部我十年前就写完,改了几十遍,差不多有三万字的中篇,为我换来了20000人民币。当然,我在这里要说明的是,人民币的单位不是元,而是分,两万分。在瞬间的短路之后,我的大脑又灵光如旧,我猛可想起来,我是发表过一篇叫《野山野岗》的小说,但是,那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究竟是哪一年发表的,我一时都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这个短篇小说发表在济南市文联主办的一个叫《当代小说》的纯文学刊物上。我还记得当时该刊物的主编叫崔苇,不过,现在的主编已经换成刘照如了。

两个主编都是我的老师和朋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白鹤看书【baiheks.com】第一时间更新《古塔下面的地宫》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