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四月,天气一天赛过一天炎热。

厚重冬衣闷人,才起床,出了一脑门子热汗。

清早,春风楼里给所有丫鬟和仆妇婆子们发了两套夏衣,小翠到手的依旧是灰扑扑的粗布衣裙。

宋荔的夏衣也是灰扑扑,看似与小翠的大差不差,实则衣料子柔软许多,有点偏棉麻质感,舒服又透气。

冬衣衣料子粗糙又闷热,磨得皮肤生疼,她赶紧换上,又将另一套过了水,放到日头底下晾晒着。

冬天不怎么出汗还好,入夏后,楼里发下来的两套衣裙不够穿,万一连日阴雨,衣服不能及时晾干,没得干净衣裙更换,穿着浸了汗水的衣服,叫人受不了。

梅嫣约了她下午逛街,到时路过成衣铺子,买套便宜衣裙换洗。

因为天气乍然暑热,宋荔带来的鱼片粥足足花了两个时辰半全部售完,隔壁卖血粉羹的木湘湘,还剩下些许没卖掉,愁的眉毛紧皱。

卖不掉不打紧,带回家中给祖父祖母、父母和妹妹弟弟打打牙祭,不会白白浪费。

宋荔也皱眉,心知天气一天天热下来,滚热的鱼片粥怕是不好卖了。

环顾一圈,附近卖金桔团、雪泡豆儿水、香薷饮的凉水摊位,顾客络绎不绝。

雪泡豆儿水就是现代宋荔熟知的绿豆糖水。

也是,本就闷的烦热,谁耐烦吃些热食,当然愿意吃一些冰爽消夏的食物。

关于夏日消暑的食物,宋荔脑子里一下子冒出加了黄瓜丝的冷面,卧着半颗卤蛋,面汤酸酸甜甜,开胃极了,超级清爽。

还有凉面、凉皮,以及拌着红糖水,添各种干果坚果,或是红豆山楂碎的手工冰粉……

馋得宋荔咽了咽口水,不敢继续往下想。

现在的大周朝并没有发现食用冰粉的记载,宋荔决定一会儿上香料铺子问问,说不得有人见过冰粉籽,但还没叫人意外开发出它的食用价值。

从钱庄出来,宋荔到了香料铺子,询问过掌柜后,经她具体描述冰粉籽的形状,生长形貌,因为宋荔网购的冰粉籽成品,没去过野外采摘,自然无从得知冰粉树是什么模样,大大增加了寻找的难度。

掌柜对冰粉籽闻所未闻,倒是答应她,等以后发现了这种香料,届时会通知她。

宋荔留下了联系地址,从香料铺子出来,因为卖鱼片粥耽搁了时间,来不及眯眼,连忙到后厨当差,给福爷预备今日的饭食。

日头当空,像只火球,前几日还是阴沉沉的湿冷,今天突然升温,仿佛一瞬从冬日跨越到了七月暑夏。

这么热的天,兴许福爷也是没胃口,吃不下热食。

厨房里有荞麦磨的干面条,宋荔将它投入清水浸泡,又去处理其它食材……

见常婆子拎着一筐子槐花来,说道是熟悉的菜贩子送来的。

瞧着槐花香喷喷,水灵灵,这就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过了季节,想念这一口也吃不到。

宋荔问常婆子要了些槐花,用盐水浸泡,攥干水分,三分之一的槐花扮上面粉,放入蒸笼屉里隔水蒸熟。

一半槐花被她和了猪肉馅,包进馄饨里,剩下的一半拌在鸡蛋液里,摊成金黄黄的槐花鸡蛋饼。

将浸泡的荞麦面煮熟,宋荔又让小工取来地窖里冬藏的冰块,细细敲碎成小块,浸在面汤里……

收到春风楼的食盒时,王福正在凉亭纳凉,身旁两名丫鬟,一人摇扇,一人拈来剥去果皮的枇杷果肉送到唇边。

水灵灵的枇杷用井水湃过,冰冰凉凉,大大缓解了王福的烦热。

小厮摆着饭,王福有点没胃口,正想挥挥手,让人吃食拿下去,鼻尖忽而飘来一抹清清爽爽的甜香。

“等等,那是什么?”

小厮不知主子问的是哪道菜肴,于是一一叙来:“福爷,今儿有蒸槐花、槐花鸡蛋饼、槐花猪肉馄饨,还有一份冷面。”

王福伸长了脖子瞧,见面碗上浮着水汽,细看碗壁外圈凝聚了一面的水珠子,竟是冷气。

冷面?

又是新奇的菜品!

面汤里浸着冰块,看着似乎凉沁沁,面上卧着十数薄薄的酱褐肉片,肌理与蹄筋分明,似乎是卤鹿肉片,几乎铺满了整只面碗,一旁放置着两颗对半切开的卤蛋,细细的碧绿黄瓜丝,撒了鲜红的枸杞子,并几根水粉的泡萝卜条,撒下一面的熟白芝麻,盖上茂盛的芜荽叶,色彩搭配得极佳,看着就很有食欲。

想着,王福握起木筷略一犹豫,夹起蒸槐花,放到生蒜泥蘸碟里,清新淡雅,一点不腻人。

槐花本是生长在枝头,高洁雅致,偏要用气味浓烈的蒜泥来配它,像是立在云端的仙子神女,嫁与个不解风情的糙汉,对比强烈,口感却意外的美味。

也不知道第一个发现蒸槐花的人,是怎么发现蒜泥是最配它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白鹤看书【baiheks.com】第一时间更新《吃货的摆摊日常(美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长野蔓蔓
【已签简体出版,进度见微博@晋江长野蔓蔓,下一本《直男翻车指南》,文案见下方~】A大美术系系草姜聿白,才华横溢,天生美人胚子,尤其那双青葱玉指,漂亮得像一件艺术品。大二开学,姜聿白因故住进金融系611宿舍,与赫赫有名的A大校草陆锦延成为室友。陆锦延身高一米九,八块腹肌公狗腰,出了名的“钙圈天菜”,不堪骚扰,不得不将朋友圈签名改成:“直男,不约。”搬进宿舍时,陆锦延正裸着上半身,大喇喇地露出腹肌,姜
言情全本66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