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白鹤看书】地址:baiheks.com

“如果你还觉得我是凶手。”潘樾话音刚落,抬起右手朝着旁边的坟中一指,盯视她,完全没有一丝退怯之心,反而坦坦荡荡,“那请你自便,我绝不阻拦。”

上官芷注目许久,他脸上从未有过一丝不对劲的神色,反而凛然与她相视。

难道真的错怪他了?

四下里,刘捕快带着县衙弟兄们气喘吁吁持剑跑来,陈三抱着装着所需之物的箱子一路颠簸与他们同行而来,行至潘樾一侧抱拳行礼:“大人。”

陈三抱着盒子无闲手,只能卑曲着身子点头哈腰示意,其余捕快同样抱拳:“大人。”

她抬眸注视着,睇眼朝着刘捕快几人观察一眼,耳边只闻潘樾吐出一字:“挖!”

循声望去,便是潘樾面无表情仍目视她,看样子,他倒是真诚,刘捕快咽了口气,抬起粗大的手臂挥了挥,语重心长地喊了句:“动手!”

陈三弯曲着身子放下手里的箱子,手揣在腰间见部分捕快上前抄家伙,无济于事。

他一个仵作,自然挖坟不是他应该操心之事。

站于潘樾跟前,她脸上闪过一丝疑云,如今所以证据都指向潘樾,他又对自己抱有推脱,绝口不承认。到底是孰真孰假,一脸诧信目视他。

天清日白,四个捕快闻着尸体所散发出的腐臭味,面露难色,合力托着尸体从竹边缓缓走出。

潘樾和上官芷站于树干空位目睹,一侧,刘捕快闻着气味越来越近,脸呈苦状抬手于鼻尖前不停煽动,强忍着恶心。

强烈的恶臭腐烂味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嗅觉,捕快们纷纷抬手将鼻尖前的臭味挥散。

就连潘樾,在嗅到着臭烂气息后也将头摆向一侧,略有嫌弃。

这味道几乎让上官芷都不能忍受,她抬手在鼻尖前挥了挥,令人作呕的气味仍渗进鼻里,她忍不住捂着口鼻转身视而不见。

即便在姜师父那里回答的如此肯定,可一到真的遇上尸体,她还是不能昧着自己心里的感受。

这气味,她接受不了,也不能接受。

旁,陈三掩面于一侧蓄势待发,继而睇眼看向潘樾,他没任何不悦,便蹲下身子检查尸体。

上官芷转身回头同潘樾站定注视思绪,思须宛然在目,她记起姜师父对她说的话,随后端着手目不转睛朝那尸体看去,眼里仍露出嫌弃的眼神。

陈三检查须兒,抬头朝他看去:“启禀大人,尸体里的咽喉没有泥沙。”

闻言,她侧头掂量一番,他继续验尸,随后抬头,半脸被遮掩,眼神里倒是自若:“也没有落水后挣扎的痕迹,应该是死后被抛尸于湖中——”

“是他杀。”

潘樾应声而起:“真实死因呢?”

陈三脸上闪过一丝迟疑,心中充斥着不安,四处看了下,怔愣须兒神情一滞,他低首嚅嗫:“回大人的话,尸体已经腐烂,这就检验不出来了。”

“他为什么小腹鼓胀啊?”上官芷颇为认真,捂着口鼻观摩尸体,沉吟须兒,见腹部甚为怪异,又垂眸瞧了瞧自己的腹部。

话音刚落,撇眼撇眸盯了眼她,继而顺其视线望去,目光聚集在尸体腹部中,外侧衣物早已腐烂泛灰,且鼓胀得可怕,果真如此。

心有疑虑,她怎么知道呢?

陈三双手带着手套指着尸体,不以为然:“死者在水里泡过,屯了不少水,鼓胀得慌不是很正常吗?”

上官芷抬眸,若有所思:“我怎么听说,死后若水不会吞水入腹啊?”

“上官小姐。”他叹了口气,用不屑一顾的目光打量着她,尽管语气多么和善,面上的鄙夷丝毫不退去,“你一个小女孩子懂什么啊?”

“我做仵作十几年了——”他道,“你信我……”

“信你什么?”

潘樾犀利的眸光落在他身上,眼眸中宛如藏着一把锋利之剑,令人不敢直视,启唇吐出一字,语气坚定:“剖!”

他知道陈三在想什么,不过是图个方便尔尔,早知他信不过,如今这般推三阻四,定然是不够专心致志,意图草草收场。

陈三还想说些,见潘樾心意已决必定不能在再说些什么,欲言又止,垂眸露出一丝不悦,抱拳以示妥协:“是,大人。”

随即,剖腹间席卷而来阵阵恶臭味,在天清气朗下,刘捕快的脸色又囧了些,面带痛苦不堪,抬手不顾直顶着鼻尖,不让气息渗入半分。

身后,捕快们接受不了这个味道,抬手撇头嫌弃着,效仿他顶着鼻尖。

潘樾余光注意到几人的动作,欲启唇直言几句,顿感一阵令人作呕的气味,直干扰他嗅觉,避开视线,缓缓抬手抚摸鼻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花间令之上官芷重生》转载请注明来源:白鹤看书baihek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