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满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白鹤看书baihek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苏何举枪的瞬间,温雨就知道他的目标不是自己,因为苏何枪口对准的方向是自己右侧耳朵的旁边,联想这周围的情况,不难猜到或许是什么东西意图攻击他们,所以苏何才试图杀死对方,但温雨不得不在意苏何的眼神。

那是一种饱含杀意的疯狂的眼神,而且那眼神最终落脚的地方,温雨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是自己身上,虽然那样的眼神随着枪响一同迅速消散了,可是温雨还是忍不住浑身战栗了一下。

“诶呀呀!”苏何装的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收起了枪支,走到温雨身边,捡起被他打落的虫子,“幸好我在外面顺手捡了把枪,不然你可就要受伤了!”

温雨皮笑肉不笑:“是吗?不过你是在哪捡到枪的?这东西应该难弄吧!”

似乎为了显示友好,苏何居然将那把枪递给了温雨:“是不好弄,可能我天生运气比较好吧!进入这个古墓之前,正巧碰到一群死去的盗墓贼,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个个缺胳膊少腿的,幸好留下的装备还算好用,正好我呢,没什么厉害的绝杀,天生体质又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这不是拿把枪为了防身吗?”

“这样啊,”温雨语气间有些讽刺,“那你可真是幸运!”

苏何十分“真诚”地笑着回答:“可不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在直觉上,温雨觉得这个苏何十分有问题,可在行动上,除了那个一闪而逝的眼神之外,苏何又再正常不过,温雨暂时没有办法,只能按捺住内心的想法,暂时和苏何为伍。

树上那条路是行不通了,苏何也察觉到温雨不想理他,于是干脆也没商量,一言不发跟着温雨走,他似乎心情不错,脸上挂着笑容,嘴上还哼着歌。

这种气氛下,反感的人有一下没一下哼着歌,怎么看都讨厌的要死,温雨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闷着头随机选择了一个靠右的方向往前走,一直走到岩石边缘。

眼看着前方就是悬崖,温雨不得不停下脚步,她刚转过身子,就看见苏何那张几近妖媚的桃花眼里的杀机,莫名的,她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她转身及时,或许苏何就会将她推下去。

“怎么办?没有路了!”苏何十分震惊,似乎还有些害怕,“我恐高,我们要不回去吧!”

温雨盯着苏何冷笑了一声,仿佛在说“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温姐!”就在两人有种微妙的僵持的时候,陈易之的声音突然传过来,他似乎十分兴奋,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太好了,我都要吓死了,幸好碰到你了!这是谁?新朋友吗?”

温雨还在纠结要如何介绍苏何的时候,后者倒是十分主动:“我叫苏何,也是一名作者,我也是幸好,碰到了你们,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陈易之十分自来熟,立刻和对方勾肩搭背:“放心吧!我们温姐可厉害了,我们还有两个同伴,不过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尤其是欧阳姐,她还……”

苏何露出十分担忧的表情:“欧阳?那是谁?”

陈易之喋喋不休地说起来:“欧阳浅,她也是……”

温雨跟在陈易之和苏何后面,看着两人几乎是紧贴着聊天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这孩子似乎缺点东西。

老实说,在发现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温雨想过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是单打独斗,等到苏何突然要加入自己的时候,她就在想多个心眼子防备对方也没多难,现在好了,直接来个缺心眼的陈易之,直接将难度瞬间提升了数倍,真是夜防日防,家贼难防啊!

温雨摇摇头,又想到陈易之之前直接将蜘蛛扔到自己脸上的事情,觉得这家伙说不定能发挥自己特有的倒霉加持,让苏何“知难而退”,她的心情瞬间由阴转晴,完美自洽。

虽说人生对她一直不太友好,但却让她在这些经历中逐渐拥有了“小强”精神,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补偿了,虽然这种补偿并没有人期待拥有。

温雨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陈易之似乎发现了远处的山体之间有一个不小的隧道,她心说到底是新出厂不久的眼睛,就是比他们这些经过长时间电子产品摧残过的要好用。

苏何十分谨慎,又说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学得是土木工程,研究方向正巧是桥梁与隧道工程,刚好能够预判一下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加工得十分粗糙的隧道有没有坍塌的风险,在他说出一系列专业术语以及多次暗示自己是top2毕业后,陈易之对他的崇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看见这一切的温雨暗暗给陈易之贴上“极易轻信于人”和“保不齐会背叛”的标签,然后不动声色地跟在两人身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