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只修无情道(倚天同人)》转载请注明来源:白鹤看书baiheks.com

大元泰定三年,十二月初八,隆隆雨夜。

“好重的血气!”

望着归云庄紧闭的大门,灭绝师太的第五弟子静空忍不住喃喃出声,心底也升起重重疑云。

归云庄坐落于峨眉山脚下,这归家老爷太太皆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为何四周竟血气冲天?

难道有人,会去为难这么一户首善之家?

“扑”的一声,静空只见师父灭绝师太缓步上前,右手掌心向前虚空一震,归云庄紧闭大门瞬时凭空而开。

还不待她为师父这一手内功叫好,门内凄惨恐怖的场景便已跳入眼帘。

好多尸体!

断肢残颅、数之不清的尸体层层叠叠,将原本开阔的庭院石砖盖得严严实实。随倾盆大雨不断冲刷,归云庄的庭院里,尸身的血水与雨水积蓄,早已积成了一处可怖血池,难怪风雨交加也掩不住这冲天的血腥气!

随灭绝师太推开大门,汩汩血水迅速朝着师徒六人脚下汹涌而来,吓得五位弟子齐齐后退几步,生怕沾上脚下的“血河”。

徒弟们的动作,灭绝师太自然注意到了,她不满地冷哼一声,双足同时朝下轻点,施展出峨嵋派师传轻功,直直朝归云庄檐下内堂飞去。

“你们且等着!”

隔着杀杀雨声,静虚、静空、静慧及灭绝此番下山新收的八、九弟子,皆听到自家师父清脆动听的年轻女声自内堂传来。

众弟子点头齐声领命,双眼却一眨也不眨地盯紧昏暗内堂深处,显然是在担心自家恩师的安危。

“轰隆”一声,一道电光刺破天际,原本昏暗的归云庄内堂也随之被照亮,站在门外的众徒看清内堂情形,皆吓得深吸口气!

顺着漫天白光,她们分明看见,恩师此刻所置身的归云庄内堂里,正依次坐着六男六女,十二具脸色惨白的死尸!

他们双目暴睁,皆愤怒瞪视着庭院方向!

“归五少爷?归五奶奶?”

内堂中央,灭绝师太显然也看清了内里的情形,她并不理会身后弟子们的轻声惊呼,戴着笠帽,穿着带雨蓑衣,皱眉迈步朝群尸走近。

雨水“滴滴答答”的,沿着灭绝师太的蓑衣滑落,随她的脚步在内堂地板上画出一行清晰水痕。

最终,她脚下的水痕,停在了归家大少爷的尸体前。

只见三十岁不到的温润男子脸上,此刻刀痕累累,原本高挺的鼻梁竟被人横刀砍断。

他一双眼珠仍死不瞑目地朝前望着,写满了愤怒与痛苦。

“归老爷,归太太?”

灭绝师太再度朝前望去,重重的雨幕将内堂隔绝成了一处封闭小空间,她的疑问声也在这处空间里层层回响,顺着声波的回荡,她挺住脚步,两步之外,人人称颂的“活菩萨”归家老爷与归家太太皆双目暴睁着,神色狰狞至极地怒瞪前方!

灭绝师太顺着俩人的目光,朝身后望去。

——所有尸体看着的,都是庭院里的“尸山血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正是大元泰定三年十二月,灭绝师太不过21岁出头,她于一年前继任峨嵋第三代掌门之位以来,先是遇见师兄孤鸿子被恶贼杨逍羞辱气愤而死的惨事,又为寻回峨嵋遗失的“镇派之宝”倚天剑,亲自下山,携三弟子静虚、五弟子静空、六弟子静慧远赴西域,探听倚天剑与杨逍下落,历时半年终于自汝阳王府处盗回倚天剑,携新收八弟子何方与九弟子静照返回峨嵋。

对着身后的众弟子,灭绝师太自是端起一副威严之态,她毕竟不似师祖郭襄女侠、恩师风陵师太,皆是四五十岁年纪才执掌峨嵋一派,因此也更加注重维持座师沉稳之态。

但此刻背对众弟子,她也忍不住变了颜色:自幼拜师峨嵋的她,15岁便因天资卓绝成为恩师风陵师太认定的第三代掌门人,这些年间,虽不似其他江湖帮派弟子命里打滚,日日将性命悬于腰间,却也随郭襄祖师、师父下山历练过许多次,似今夜这般尸山血海的场景,实在是前所未见,望着归家人那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即使是灭绝自己,心里也有些不寒而栗。

“归云庄向来和乐,便是鞑子官府也从不与他们家为难,怎么会突遭灭门之祸?”

强自按下心头的毛骨悚然感,灭绝师太右手拇指与食指忍不住摩挲着倚天剑剑鞘自问,一个人置身数十上百具尸体之中,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又是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灭绝师太的瞳孔忍不住一缩,她即刻提起右脚,径直朝着主位归老爷的位置走去。

就在刚刚,她似乎看到了归家老爷手中,正紧紧攥着些什么东西?

“簌簌簌!”

还没等灭绝师太看清,她的右脚甫一踏上归老爷身前地砖上,便听得几支羽箭破空声同步而至,灭绝师太头也不抬,径直左右挥舞起倚天剑,使出“峨嵋剑法”中“轻罗小扇”,虽然宝剑并未出鞘,可她快到异乎寻常的剑招动作,早已在日复一日地练习中威不可挡,为自己在身前打造出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影铁墙。

十六支羽箭,不过瞬息间,已被灭绝师太统统打落。

“好!”

看到自家师父施展高明剑术,归云庄大门外的众弟子都忍不住高声喝彩起来。

其中,以九弟子静照年纪最小。

她原是河南开封街头一小乞儿出身,大抵是营养不良的缘故,她不仅头大身小,天生连反应也总是慢师姐们半拍,灭绝师太领弟子返回峨嵋路上,正好去开封府恭贺兄长方评30岁寿辰,兄妹二人便在街头遇见了9岁行乞的静照。

方评见她年纪虽小,却饿得双眼发昏也不忘乞食奉养重病生母,实在是孝心可怜,便在其母病床前,促成了自家妹子灭绝的收徒善行,让静照生母在死前了却心愿,也免了这么一个好孩子无依无靠,独自个儿在人世间饱尽欺凌与冷眼。

此刻,随师姐们站在归云庄门外,小静照听得众人齐声叫好,心里也得意洋洋,只觉自家师父宛若天女降世,挥剑动作高明无匹,因此虽众人叫好声已停,她也扯起嗓子,用尽全力嚎了一声“好”!

“哈哈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纸上造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白鹤看书baihek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