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白鹤看书】地址:baiheks.com

银色长发的男人顶着风雨走进一家酒吧。

迈着大步,雷厉风行,仿佛一柄划破连绵阴雨的尖刀。

路人纷纷因男人英俊的外表和冷冽的气质而侧目,顾不上被细雨打湿的发丝衣角,回头望向逐渐远去的高大身影。短暂赞叹过后,又都陆续回到属于自己的日常之中。

他是存在于东京这座平庸之城的异常,没有做好粉身碎骨的准备的话,千万不要试图轻易接近。

“叮铃——”

门铃发出清脆的回响。

深秋的一丝寒意和湿气,偷偷攀附着男人大衣的一角。随着男人一个干脆利落的转身,便跟着溜进温暖的室内,融化在醉人的暖香中。

闻到酒吧内弥漫的淡淡古龙香,琴酒不可抑制地皱起眉间。

他不喜欢任何人造的香味。任何杀手也不会喜欢被香味出卖行踪。

“哟,琴酒,好久不见。”

酒吧内部只有两个人,一个银发的女人,一个正在忙碌的调酒师。

银发的女人穿着一袭长至脚踝的红色礼裙,雪白的肌肤在如此明艳之红的衬托下,更凸显出几分触目惊心。她上身慵懒地斜倚在吧台上,半抬起铅灰色的眼,施舍了琴酒一个稍作停留的眼神。

只一眼,便转过头,继续饶有兴味地注视着调酒师熟练的动作,轻轻晃动着高脚杯中晶莹澄澈的液体。酒液折射着点点灯光,仿佛星云在其间旋转。

美丽的红玫瑰,可惜带着毒刺。剧毒。

“你不该联系我。”琴酒对香肩半露的美人视若无睹,裹着一袭冷风走至吧台边,让室内温度都显著下降了几个点。

他的第二句话就是对调酒师说:“停下,我不需要那杯马丁尼。”

闻言,双手正在上下翻飞的调酒师点了点头,转手便将尚未完成的酒液一并倒入了废弃桶。

“无情的男人。”贝尔摩德抿了抿唇,做出一副可怜的表情,“不允许我请你喝一杯吗?”

“废话少说。”

“我从来不说废话。”她眯起眼,嘴角露出点暧昧的笑意,“我只爱说谜语,比如说……”

琴酒并未做出语言上的回应,只是平静地掏出贴身的伯.莱.塔,轻轻放在木制吧台上。

冰冷的器械尚有余温,和沉木的台面相吻时发出沉闷的轻响。

这一连串动作十分随意,好像琴酒放下的不是夺命的利器,而是普普通通的一杯水。但是没人会轻视琴酒的一举一动,单单如此便已经足以令任何敌人胆寒。

“你最好不要说出那个名字。”琴酒放下□□,看了一眼贝尔摩德。

可是贝尔摩德是个特别的女人,她既有着足够的依仗,又有着足够的智慧,最不缺的就是胆量。

“哈,这是警告吗?”她毫无惧色,反倒惑人的笑意越来越深,“求人也该拿出相应的态度来啊,我的阵——”

琴酒没有让她说完。

“砰!”

如果有未经训练的普通人在场,大概完全捕捉不到在刚才的一瞬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琴酒,开枪了。

肉眼几乎无法企及的速度,左手抚上伯.莱.塔,扣下扳机——

甚至没有费力拿起枪身,也没有劳心瞄准,仅是左手食指的轻轻一弯。

“扑哧——”

子弹划过枪膛,刺穿皮肉,穿胸而过。

“咔嚓——”

柜台上的一瓶百加得白朗姆酒应声而碎。

沾血的子弹在穿透人体之后,尚且有足够的余威击碎瓶身。透明的液体滴滴答答地淌了一地,挥发而来的浓郁酒香遮掩了空气中的血腥和火药味。

调酒师的躯体因巨大的冲击力后退了半步,接着便如同风吹稻草人一般,仰面倒在漫延开来的酒液之中。

没有多余的挣扎,落地之前就已经死了。

“一如既往的残暴。”贝尔摩德翻个白眼,“但也是一如既往的专业。”

她撩起裙摆,避开淌到脚下的血和酒。

“你把我叫来这种满是老鼠臭味的地方做什么?”琴酒踏着满地的朗姆酒和血液,在吧台旁落座,掏出烟盒,“我可不是你的无偿打手。”

他叼起滤嘴,并没有点燃,耷拉着眼睛瞥向贝尔摩德。湖绿色的眼眸被阴影遮蔽了大半,无从读出其间流淌的情绪暗流。

贝尔摩德笑了笑,微微前倾身子想为他点烟。琴酒却撇过头,直接避开她的接触。

“女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贝尔摩德轻哼一声:“你变了太多。”

曾经的琴酒是什么样子?她暗暗回想,发现记忆竟然已经慢慢模糊。

总之,肯定不会在意她玩儿似的挑逗,因为那个琴酒把全副心神都扔进了组织,一心只想往上爬,往上爬。包括自己的性命在内,其他什么都不在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柯南]和黑泽阵结婚三年后》转载请注明来源:白鹤看书baihek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