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了男主救世剧本》转载请注明来源:白鹤看书baiheks.com

神殿大门紧闭,大祭司和闵娘没了踪影。

望城乡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水混杂着粘腻的魔气令空气中都犯着恶心,在这种环境下,木剑从上空坠落,落在地上无声无息,却震动着谢衡之和施墨麟。

剑修的剑在某些时候确实等同于他们的命。

平时磕磕碰碰都要心疼好久,更别说这样落在不知是血还是水的污渍中,失去了原本锋利的颜色。

谢衡之与施墨麟一同赶过去看到的就是南岁整个人泡在水中的场景,她头发黏在一起,一条一缕的贴在她光洁的面容上,那双潋滟的眸子紧闭,她面上带着些痛苦,仿佛陷入了梦魇一般。

“衡衡……”

施墨麟突然连伸手去触碰都不敢碰,他怕用的力大了些,南岁就碎了。

“给我布一个防护阵。”

谢衡之毫不犹豫的用灵力化做利刃隔开手腕,灵力溢出,他把手放在南岁唇边,却只觉得一片冰凉。

“南岁,张嘴!”不自觉的,他的声音带上了狠厉,恨不得捏开南岁的嘴让她喝进去。

但是不管用,血迹顺着她的脸颊流入水中,血液落下的那处,长出了一颗草木。

谢衡之就不信了,沉声叫过施墨麟:“施墨麟,你过来掰开她的嘴!”

施墨麟闻言过来,捏着南岁的脸颊,手掌心的肌肤细嫩光滑,远远不像先前看着她那般坚硬强大,南岁年岁比他还小,只是修为比他高一些,施墨麟第一次对这件事有了实感。

他伸手把南岁捏成了小鸡嘴,在往常的时候他定会乐呵呵的笑话南岁,但在此刻他连勾唇的力气都没有,沉默的让谢衡之把血灌进她的嘴里。

好在谢衡之的血只要落入口中便可生效,这一番折腾没有白费,南岁周身杂乱的气息稳定下来,她苍白的脸色也在一点点变好。

谢衡之没喂太多,真让南岁甩开了喝等下倒下的就是他,此处到底凶险,他们还不知道为何南岁会变成这样,只能坐在一旁守着南岁,等他醒来。

谢衡之起身,将南岁的剑捡起,放在了她的怀里。

==

时间往前推移,在谢衡之和施墨麟离开后,南岁一剑封住青铜门,斩杀魔鸟之势格外英勇,引得不少修士抬头仰望,大大的减少了他们抵抗魔鸟的压力。

可大祭司嗑药以后简直强的超乎常理,他举着拐杖舞的虎虎生威,追着南岁和闵夫人打,南岁一时不察,被他当头敲了一闷棍。

闵娘及时出手将她解救出来,同时掐法诀直冲青铜神殿。

“把他老巢端了!”

自闵娘修成戾鬼以来,她一路修行较为顺遂,能被逼到如此境遇的也少有,脸上的温婉不在,她面容冰霜,头发暴涨,出手越发狠厉,处处封锁大祭司的动线,直至在最后一击,将他的结界直接打碎。

“啊!我要杀了你们!”

大祭司眼见最后的防护消失不见,没办法再当所有乌龟,气的双眼通红,只知道挥舞着拐杖乱杀。

暴怒之下的他完全失了理智,十击有九击不中,几下的功夫就被南岁和闵娘联手打得他失了还手之力。

直至——

“没用的废物!”先前出现过的那道声音再度出现,“你将那戾鬼带到神殿里,等我吃了她就可直接复生。”

“我主!”大祭司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算了,你将身体借给我,我自己来。”

下一瞬,大祭司整个人都与先前不同,明明还是那副即将入土的老翁模样,气势却暴涨,身上散发着一股腥臭到诡异的气味,那双布满白翳的眼底透着淡淡的红。

他将拐杖收起,负手与南岁等人对峙。

话却是对闵娘说的:“不若你将血肉借给我,我将你的仇人全杀了如何。”

闵娘冷哼一声:“你在放什么狗屁。”

她将血肉给了他,那她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朱獳也知道自己这番话只能进行哄骗,索性强硬出手。

他一出手便是极强的魔气袭来,黑雾试图包裹闵娘,却被南岁横剑立于前,她不惧眼前之人是谁,以蜉蝣撼树之态硬生生的抵挡住了朱獳一击。

闵娘甚至都习惯了她这股越级打怪的狂劲,南岁体内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英勇和灵力,甭管什么大能妖怪,她都能过两招。

但也只是两招。

修为的不同犹如天堑,她挡住朱獳一招,随之朱獳觉得她碍眼,召出大祭司的拐杖,毫不留情的落下,将她捅了个对穿。

黑雾裹住闵娘,一同进了神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南水朝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白鹤看书baihek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